全国免费兼职招聘平台兼职企鹅兼职企鹅兼职企鹅 [切换城市]
兼职首页 兼职招聘 求职简历 兼职资讯 网上兼职

大学生兼职免费送手机?大学美女坠兼职陷阱

一家公司,以做电子产品的校园代理为名,让学生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先购买一部手机,宣称招一个代理或者认真做日报,每月有500元的底薪。

让这些兼职的学生没有想到的是,这居然是一个噩梦的开始……

大学生兼职免费送手机?

疑点重重满是套路

杨玉玉从进入大学开始,就想着找份兼职,今年四月的一天,他收到了学生兼职群里“招学生兼职代理免费送手机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”的消息。

一份“兼职”

让花季女生声名狼藉

10月12日,是刚过19岁生日的李玉玉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。下午5点多,结束医院的实习工作,她正要回自己租住的地方,突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:“你怎么欠了别人钱?那人说话可难听!”

她听出了爸爸的生气,赶忙安慰了几句:“别生气了,这种诈骗电话可多了。”没想到晚上8点多,爸爸又打来了电话,这次他的语气充满了愤怒:“人家给我发了信息,把你照片都发网上了,我已经报警了!”

李玉玉的信息被人恶意发到网上

李玉玉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收到爸爸转发过来的信息:“你女儿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?我姓惠。”还有一条彩信,是一张贴吧的截图,并说“让全学校都认识这个不要脸的骚货”。

她赶紧打开了学校的贴吧,第一条就是她。有人贴出了她拿着身份证的照片,又用爸爸的名义发了帖子,说女儿欠债不还,现出卖女儿和妻子的身体……帖子上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让李玉玉不知所措。紧接着,不断有同学打来电话,李玉玉颤抖地一个个解释那是骗子……

今年4月底,隔壁宿舍的女生在做创途兼职代理送工作手机,听说李玉玉一直在找兼职就介绍她也干。李玉玉家里条件不好,弟弟刚上五年级,全家就靠妈妈在服装店打工一个月1000多块钱的收入生活。

校园贷宣传海报

听到有稳定的兼职可以做,而且工作内容就像做微商一样推销产品,她没想太多就同意做了,拿到了一部公司给的苹果6s。可是回到家,妈妈却不愿她做,她只好跟当时审核资料的“冒姐”说要退。好说歹说,“冒姐”根本不理她。李玉玉心想,那就把手机给她寄回去吧,可一看当时的快递单,只有收件地址没有寄件地址,寄件人也只有一个“冒”字。

那时,李玉玉刚开始实习,每天从早忙到晚,一条“惠分期”发来的催款短信让她越发身心疲惫。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“惠分期”签了合同,但是看到账单7500元,猜到应该是那部手机惹的祸。六七月的日子让她觉得熬不过去,实习刚开始,她分不出一点时间去打工赚钱还债。

催还贷款的短信息

手机的月供,她只能借钱去还。9月份,她交了800元的实习费后再拿不出一分钱去还月供,通讯录里能借的人都被她借光了……于是,就有了上面的事情。最后,李玉玉选择了报警。

退不掉的手机

和不得不做的“兼职”

“我是周口郸城一高毕业的,就是那个每年能有几十个上清华北大的高中。”杨玉玉每次说起自己的母校都带着骄傲,“我高考失误了,只比一本线高出20分。”

2014年的高考,他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,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。杨玉玉的父母在郸城经营着小本生意,他还有个妹妹刚上初中,每年全家人的收入加起来不超过5万元。杨玉玉从上大学开始,就想着怎么能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,QQ里加了好几个大学生兼职的群。

今年四月的一天,杨玉玉收到了一条焦作学生兼职群里的消息“招学生兼职代理免费送手机,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”。“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”这一条让他动了心。要知道,他以前做的兼职很多都是要先支付押金的,就连发个传单都要交200元。

杨玉玉立马向发广告的女生询问了公司的情况,证实的确像广告上说的那样,不收费、成为校园代理还送工作手机。这样的条件让他欣喜若狂,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这份工作。甚至公司跟他说,“会有人给你父母打电话征得同意你兼职”时他还催着父母同意。可当他拿到手机发现是二手机时,一切已经晚了。和他一样情况的姜玉玉,要求退手机,不但没退成,还被当时收集信息的“冒姐”骂:“刚开始就放弃,我要是你爸就抽死你!”

杨玉玉无法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,1万多元的钱自己扛下来又扛不起。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拉别人进来,但这样,不是骗人吗?先不说亲戚朋友会不会戳脊梁骨,他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犯法?他想起自己之前曾得了3000元奖学金,要靠奖学金还债吗?但是明知自己是被骗了还送钱过去不是傻吗?

8月份,新闻传出徐玉玉被骗光学费身亡的消息。杨玉玉和几个维权的同伴赶紧在群里互相安慰,“千万不要想不开,一切都是能解决的。”然而,看着每天利滚利的账单,杨玉玉依然夜不能寐。

“老师,你们学校有人传销!”

最近这些天,洛阳师范学院(简称师院)的刘玉玉总是躲着辅导员走,生怕又被她拦下来问东问西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想起那天在维权群里见到自己的辅导员,还真吓了一跳。刘玉玉这才知道,维权群里的一个男生给辅导员打了电话:“我直接就跟你们辅导员说,老师,你们学校张静静搞传销诈骗!”

这男生不是师院的,刘玉玉并不认识他,只是在群里互相吐露心声的时候知道,他是找兼职被跟自己同年级的张静静带进创途的。背了一万多元的债,却突然被踢出了群,如今只能自己还钱。“我问她为啥把我踢了,她说‘三个月没出单,这样的人公司要你干啥?’”男生在群里气愤地说:“当初明明合同说得好好的,出不了单,认真做日报就给底薪,现在说踢就踢!用我的钱给我发工资,还嫌我没用?这不是传销诈骗是啥?”

刘玉玉有些庆幸,十月初组建了这个群。当时只是拉了几个在创途工资群里敢说话的刺儿头进来,互相吐槽被压榨的经历。没想到这一聊,大家却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:我们是不是被骗了?

刘玉玉从头到尾合计了一下,做创途代理的时候自己要的是一部当时市价4300元左右的三星S7手机。按照创途的算法,月供为500元,这部手机要分24期,也就是12000元。于是按照创途的要求在分期乐上买了一部苹果6plus并提现了4700元给公司。照合同的说法,招一个代理或者认真做日报,每月有500元的底薪,上学之余做两年兼职赚个手机还是可以的。但是如果这个底薪没了……刘玉玉看看手机上的短信账单和被扣光的工资才醒悟,自己确实被骗了。

刘玉玉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找到副主管——同是师院学生的张静静,朝她一通大骂。刘玉玉想从她脸上找到愧疚,然而让他失望了,这个能把自己室友、朋友都拉下水的女生,心理素质是如此的强大。她淡定地说:“当初你们进来都是自愿的,你们不出单公司也骂我。你们让我很为难。”

10月15日,刘玉玉赶一大早的火车到郑州,和群里维权的其他小伙伴会合,到未来路派出所报警。光是跟警察解释案情经过就花了三四个小时。刘玉玉看着警察愁眉苦脸的样子,心中了然:这套路,不是自己经历,真的很难理解。

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,夜深雾重,但此时刘玉玉心中却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。

创途用了7步

让大学生自己“挖坑”往里跳

今年9月份,西北民族大学教师侯迪在网络上向记者反映,近两年学校防骗主题的大会小会开了许多,但是每个新生班里还总有八九个因为兼职而背上上万元贷款的学生,而且报案也没用,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兼职和校园贷,这两者看似毫无关联,又究竟是怎么让一拨又一拨学生成为“套中人”的呢?

实名举报

维权学生来自全国多地
<
作者:兼职企鹅 时间:2016年11月16日